而在旁边一座极其隐蔽的战车仓库中,几名士兵正手忙脚乱地启动着一台丛林越野车。

  忙于检测车辆的他们丝毫没注意到,几只蚊子从越野车的角落里飞了起来,轻轻落到了他们的耳朵上。

  死亡来临前的沉默,就像暴风雨之前的宁静,仅仅持续了五分钟。

  第一个发作的是医疗室内的那名伤员。

  因为他被注射了镇定剂,感觉不到刺痒和痛苦,也无法驱逐越来越多聚集到他伤口上叮咬的毒蚊。

  毒液菌株得以在他的血管和神经之间长驱直入,很快抵达中枢神经,并切断了大脑、小脑和脑干之间的联系。

  这名伤员的意识陷入粘稠的漩涡,像是做了一个永远不会苏醒的噩梦。

  从医学角度来说,他负责记忆、情感和逻辑思维的大脑已经死亡,但负责运动机能还有狩猎本能的小脑和脑干却仍然活着,还变得更加敏锐和发达。

  他的眼角抽搐,眼睛越瞪越大,眼球表面布满了黑色的血丝。

  很快,这血丝就突破眼眶的限制,扩散到整张脸庞,又从脸庞顺着脖子一路流窜到了全身。

  那就像是有一万条黑色线虫在他的皮肤下面游走,缠绕住了他的四肢百骸和五脏六腑,如同操纵傀儡的扯线一样,将他完全控制住。

  这名伤员剧烈抖动起来。

  喉咙深处,发出来自地狱的吼叫。

  毒液炸弹是高度机密,医疗室内的普通医生和护士都没资格接触,并不知道这名伤员究竟怎么回事。

  他们只能按照常规程序,扑上去为伤员注射更多镇定剂,并试图用束缚带将他紧紧捆住。

  但在伤员被捆住之前,从他的喉咙里已经喷涌出大量黑色的呕吐物。

  携带着毒液菌株的呕吐物,虽然没能穿透医生和护士的呼吸面罩还有防化服,却化作飞沫,星星点点地撒到旁边几名伤员和病患的脸上,并渗入他们的眼睑、口腔和鼻粘膜。

  尽管被束缚带捆住,这名伤员兀自剧烈挣扎,束缚带深深嵌入他的血肉,将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溃烂的血肉,挤压成了一坨坨的肉酱,又激射出一道道黑色的血箭,喷得整座医疗室都是。

  封闭空间内,空气中飘散的毒液菌株指数,顿时超过极限。

  “快,提高镇定剂的剂量!”

  “这是很明显的病毒感染迹象,快把他送到隔离室去!”

  “消毒,这里需要前面消毒!”

  “快通知歌莉娅女士!”

  医生和护士们手忙脚乱。

  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名伤员身上的他们,却没注意到身后的角落里,蜷缩在那里等待治疗的几名伤员,双眼不知什么时候都布满了黑色的血丝,瞳孔逐渐扩散,将眼白全部染黑,身上亦出现了和这名伤员一样,疯狂蠕动、扭曲游走的黑色线虫。

  “哧溜哧溜,咔嚓咔嚓!”

  这几名伤员体内都传来了古怪的声音,像是一头头凶兽吞噬了他们的灵魂,占据了他们的躯壳。

  脸上原本痛苦和恐慌的表情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野兽般的麻木和饥肠辘辘。

  当医生和护士终于感觉到身后不太对劲,回头看时,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几头黑色僵尸的血盆大口。

  “啊!”

  医生和护士全都被毒液感染者扑倒,喉咙被对方尖锐的犬齿一口咬住。

  毒蚊无法洞穿他们的防化服,但毒液感染者却可以。

  大量混合着毒液菌株的唾沫还有呕吐物疯狂注入他们体内,医疗室瞬间变成修罗屠场。

  同样的场景,亦在基地四周的据点同时上演。

  “阿雄,你疯了,阿雄!”

  第一座据点内,一名士兵捂着手腕上鲜血淋漓的伤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最亲密的战友——这名战友是曾经和他一起打家劫舍,一起上通缉令的伙伴,刚刚的激战中还救了他一命,没想到现在却六亲不认,见人就咬。

  名叫“阿雄”的士兵,嘴角一路撕裂到了耳根,露出两颗不断生长的犬齿,绽放出极度恐怖的狞笑。

  随后,“哇”一声,冲四周喷洒着黑色呕吐物。

  为了确保隐蔽性,这座半地下的据点里空间原本就不大,此刻更被前线撤下来的士兵挤得满满当当。

  黑色呕吐物如同暴雨倾盆,距离最近的几名士兵都被喷了个狗血淋头,哪怕角落里的士兵也无法幸免,脸上多少沾染了几颗唾沫星子。

  士兵们还来不及大声抱怨,刚刚被阿雄咬到的同伴就和阿雄一样剧烈抽搐起来,原本鲜血淋漓的伤口,竟然瞬间变成黑色,散发出一股甜腻的臭气,还流淌出了黑色的脓汁。

  他的脑袋神经质般摇晃着,随着一次次急促的眨眼,眼底人类的情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最纯粹和最激烈的食欲。

  看着四周同伴,就像是看着一块块甘美的鲜肉。

  “啊!”

  “啊啊啊啊!”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很快,这座据点内就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以及急促而慌乱的枪声。

  狭小的空间内,密集的枪声,就像是所有人都在举枪疯狂扫射,试图将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统统杀死。

  除了枪声,还有“咔嚓咔嚓,咔嚓咔嚓”,仿佛骨头断裂和磨碎的声音。

  断裂可以理解,“磨碎”又是什么情况,难道这里面竟然有人一边开枪,一边狠狠咀嚼同伴们带着血丝的骨头吗?

  短促的枪战持续了短短一分多钟。

  只听“轰”一声,却是有人在绝望之下,拉响了腰间的手雷。

  据点里火光一闪,从观察孔和射击孔里都喷出了黑色的火舌。

  紧接着,据点大门从内侧被人撞开,几名浑身燃烧着熊熊烈焰,手舞足蹈的士兵跑了出来。

  据点外面的士兵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急忙围上去想要灭火。

  岂料这些浑身是火的士兵,却像是被摘除了痛觉神经,根本不知道痛,也无惧死亡的威胁。

  烈焰反而增添了他们的敏捷和饥饿,他们带着身上的火焰,直接朝赶来救火的同伴扑去,对着同伴的鼻尖、喉咙和身上任意一处凸起,狠狠咬了下去。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顿时如恐怖潮汐的涟漪,向四面八方扩散。

  第一座据点,第二座据点,第三座,第四座……纷纷沦陷。

  “基地里究竟怎么回事,难道地球军已经攻进来了吗?”

  “怎么可能!”

  几座秘密车库里,基地里的非战斗人员们心急如焚。

  偌大一座秘密基地,当然不可能全是普通士兵。

  除了细菌博士的研究小组之外,还有几十个不同等级的研究小组,依托丛林环境,分别进行不同的科研项目。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文职人员,也要赶在基地被攻破之前秘密撤离。

  原本歌莉娅女士是想等到毒液炸弹在地球军的后方爆炸,令地球军陷入全面混乱之后,再展开真正的突围。

  没想到局势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她也只能命令这些非战斗人员提前疏散。

  然而,坐上丛林越野车,稍稍松了一口气的非战斗人员们根本想不到,他们的车上还有几名捷足先登的特殊“乘客”。

  而为他们开车的士兵,脑袋微微颤抖,双眼飞快眨动,握着方向盘的手背上,也凸起了一根又一根不断蠕动的黑色血管。

  “吱!”

  第一辆丛林越野车刚刚经过秘密通道驶出基地不久,司机就狠狠踩了一脚刹车。

  丛林道路原本就颠簸不定,这记刹车令乘客们全都飞了起来,又重重砸落在座位上,摔得他们龇牙咧嘴,摸着尾椎骨直哼哼,急忙七手八脚将安全带牢牢锁住。

  “怎么回事?”

  乘客们纷纷皱眉,“是前面有什么情况吗?”

  司机不答,只是剧烈抽搐,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你……”

  乘客们有些胆寒,轻轻伸手拍了一下司机的肩膀,隔着战斗服,只感到司机的皮肉下面,有什么东西在疯狂蠕动,仿佛一头恶魔即将撕裂皮肤,降临人间。

  “这……”

  乘客们亡魂大冒,想要伸手去解安全带,已经来不及。

  却见司机回头,眼底、耳道、鼻孔和嘴角都流淌出了蜿蜒的黑血,却不擦拭,只是瞪圆了纯黑色的眼球,幽幽看着他们。

  :。:

欢迎大家访问:书阁屋
本文地址:http://www.shugewu.com/12_45967/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