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饶了她吧

小说:诸天万界监狱长 作者:煮酒论咖啡 我要报错
  说话间,春三十娘已经坐了过来,两人相距不过半尺。

  四目相对,一个是春情荡漾,一个是色眼迷离。

  看起来相当暧昧,但到底有几分假装,那就谁都不知道了。

  反正春三十娘的心跳速度有点快,有一点超乎她自己想象的不对劲,不正常。

  是因为,如此距离之下,竟觉得这混蛋面目俊朗,帅气逼人,难以言喻的雄性魅力简直要令人窒息。

  咋回事?

  刚刚没觉得他多么好看啊?

  殊不知,唐锋一直在刻意压制着自己的精神气场,但这种压制也是有距离限制的,距离越近,对方的感知也就越发明显。

  此刻都要脸贴脸了,唐锋心里嘀咕着:姑娘,这距离相当危险了昂,你悠着点,可不要这么的沉沦进来。

  强大的神魂,对弱于自己的雌性生物会构成致命吸引,奇异的生命磁场能让她们像飞蛾扑火般……

  这不是形容,更不是自恋,而就是事实,只不过唐锋不想背负太多的情债,平日里都在尽量的保持低调。

  要不然,哥的魅力逮谁捅谁,那可不是开玩笑。

  一个宇宙的开辟者,造物主,至高无上的主宰者,外表形象就算是猪八戒那种水平,气质层面也是可以无敌的。

  此刻,春三十娘就被他这种强盛气息搞得有点头晕脑胀,但立即警觉,向后仰头,稍稍拉开一点距离:“公子,你怎么……”

  “味道比较冲,有点上头是吧?”

  唐锋眯着眼微笑:“因为我同样好多天没洗澡了,雄性荷尔蒙简直爆棚,不好意思,熏到你了。”

  “没关系,其实还……挺不错的。”

  春三十娘呼吸急促,心跳速度更快了一些,当然也在心中痛斥自己:能不能有点出息,又不是没见过男人。别忘了,这家伙就是一个无耻下流的登徒子,人间败类,让人恶心,我都要吐了……

  但实际上,她一丁点呕吐的感觉都没有,潜意识层面反而很喜欢这一刻,很乐意继续下去。

  只不过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最终归罪于:这混蛋确实是超级邪门!

  她铆足心气儿,正要拿出最大的精神力量实施反击呢,唐公子却脑袋一探,把距离再度拉近。

  “三十娘,你很漂亮,也很坚强,可就是命运多舛,一生坎坷,缺一个疼你爱你的坚强后盾。”

  唐锋的低沉话语直撼春三十娘的内心防御,并顺利突破了一个小小的口子。

  “我倒是……没觉得。”

  春三十娘有点受不住了,眼神躲避,下意识地向后退缩:“修行之路,不都是这样吗?”

  这一躲闪,双眼中正在凝聚的迷情大法自然消散,于无形中惨遭掐灭。

  “看似强硬,可在独孤无助时,心里的凄苦与柔弱,又有几人知道,又有几人能懂?”

  唐公子语声轻柔,却如同魔咒:“几百年来,师父真的怜爱你吗,师妹真的关心你吗,这世上,又有谁能够像亲人一般真正的疼爱你,怜惜你?”

  天啊!

  春三十娘身躯轻颤,心中暗骂:这时候说这种话,神经病吧,你的脑袋有什么问题吗?

  可这仅仅是一份脆弱的理智,内心层面又像是人格分裂般激荡着另一种呼唤:没错,他说的很对,谁又能理解我的孤独,活了几百年,竟没有一个亲人或爱人真正的关心过我。

  所谓的师父盘丝大仙,与其说是收了两个徒弟,还不如说是养了两只宠物。

  师父她并不是纯正的妖精,又怎会把咱们视为同类。

  她只是在游戏人间而已。

  唯一的师妹,更别提了,这些年来防备最多的就是她,整天勾心斗角的早就厌烦透了,这一次的唐僧肉,她又是阴魂不散的非要来掺和一脚。

  唉!

  春三十娘心中一叹,嘴上也在软弱无力地抗争:“公子,莫要说这些了好吗,弄得人家心中酸楚,很不好受。”

  接下来不应该干柴烈火才对嘛,为何要搞这些煞风景的东西。

  “不急,长夜漫漫,这才几点。”

  唐锋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刚过八点,夜生活还没有真正开始呢。”

  小火慢炖才有滋味,一上来便是迫不及待的扒衣服,那和几百块的大保健有何区别?

  夜生活?

  春三十娘垂下头不敢看他,更被他那描述不清的雄性气息熏得不敢大口喘息,只能小声回道:“公子的讲话方式,可真是奇怪。”

  “我是外国人啊,能把你们的语言说得这么流利,已经很不错了。”

  唐锋还在寸寸逼迫,又弄成了脸对脸,面贴面:“三十娘……”

  “嗯?”

  一声呼唤,让春三十娘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与他目光对视了一下,又慌忙垂下去,心中小鹿乱撞:要死了,要死了,这混蛋是个妖孽,恐怕我不是他的对手。

  理智上很清楚,他绝对是故意的,却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崩溃和慌乱。

  什么迷情大法,移魂大法,这种状态下若强行施展,很可能会自我反噬,首先落得个下场凄惨。

  啪!

  情急之下出昏招,她抬手给了唐锋一巴掌,却只是抽中他快速扬起的手背。

  好端端的,为何打人?

  唐锋却不质问,还是笑眯眯地凝视着她。

  “不要勾引我!”

  春三十娘嗓音都在微微颤抖:“我知道,你是故意的,您的心,黑着呢!”

  “正常调情,不就是相互勾引吗。”

  唐锋温柔回道:“难道你,希望我是一个不解风情的粗汉?”

  “不!”

  春三十娘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你太坏了,女人落到你的手上,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

  她不再挣扎,立即站了起来:“唐公子,很抱歉,我觉得你太危险了,我得回去。”

  话落,转身就逃。

  不敢玩了?

  唐锋无声一笑:那行吧!

  实际上,唐锋还真就是故意的把她吓退了,不打算品尝那所谓的迷情大法了。

  要知道,这一类心灵或精神法术,直接作用于灵魂层面,都是有副作用或极大风险的,搞不好就会遭受反噬,施法者自己深受其害。

  她那点精神力量,在唐大主宰的面前班门弄斧,百分之百会深度反噬,绝对没有侥幸。

  也是个可怜人啊。

  唐公子一向怜花惜玉,不忍心让她落得那种下场。

  甭管是何种缘由,也没必要让她因为法术失败而陷落进来。

  监狱内,无数妹子都在虔诚膜拜她们的至高神主宰者呢,这样的所谓痴迷,咱不缺少,更不稀罕。

  所以就,饶了她吧。

  :。:

欢迎大家访问:书阁屋
本文地址:http://www.shugewu.com/12_45992/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