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池绑着肯和格蕾丝走了,黑泽银不放心,还特意嘱咐他多带几个人,青池连连答应,听没听进去就不知道了。

  白天大多数时间黑泽银在摸鱼,下午的时候又和侦探团进网吧,引导孩子们一步一步把案子破了,最后成功的时候那群孩子的笑容也感染他了。

  但是笑容没持续多久。

  路过新网吧的时候,黑泽银他们撞上了告白现场,打扮斯文的男子捧着玫瑰花单膝跪地,向自己所钟意的姑娘阐述自己的心意,周围人皆是鼓掌起哄,让满脸通红的女人答应下来。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是不失为佳话,然而男子是借着酒劲利用舆论逼迫女人答应,而且那女人还是个有主儿的,也是黑泽银认识的人。

  她正是昨天和收银员吵架的网管小姐。

  “你、你不……”

  网管还没有说什么,收银员就跟发了疯似的冲上来猛地推开网管,一圈头狠狠地朝着顾客招呼了下去,顾客结结实实挨了一拳,鼻子里流出血液,顿时怒了,也扑了上去。

  两人很快扭打成一团,越大火气越上来,眼睛都打得红了。

  网管有心想要调节,上前一步却被顾客推开,再上前又被自己的男友撞开,只能着急地在原处干瞪眼,她环视四周想要找人帮忙,有几个看在美女的面子上前去拉架的,结果越打越热闹,成了混战,这下子再没人敢上前。

  网吧的其他大多数顾客怪叫着跑远,隔着老远才停下往这边看,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这种时候小孩子的正义感就显示出来了,元太竟然在这种时候还准备冲上去拉架,少年侦探团同样不甘示弱。

  黑泽银想着这地方好歹是贝尔摩德朋友的网吧,他们打来打去要不是大厅空地够大电脑都给砸了,饶是如此还险些几次碰到电脑——之所以没碰到因为黑泽银手拿着人眼不仔细看很难辨认出的很小的糖果当暗器偷袭。

  这会儿他见侦探团冲上去,自己也装模作样上前了几步,跟着周旋,帮忙把一个人拉开的时候,还给少年侦探团暗中助力,让他们一人把一人拉开来了。

  围观的群众因为侦探团毫发无损带人出来而感到惊叹,对这群孩子的能力有了更高的评价。

  黑泽银把拉出来的人聚集在一起,挨个发了糖果,让侦探团好好跟他们说说怎么就拉架变打架了呢,然后把目光转移向两个真的打出真火的人。

  个个鼻青脸肿衣衫凌乱惨不忍睹了。

  黑泽银上去不费吹飞之力将两人拉开,一手一个跟拎小鸡似的把人拎起来,语重心长地劝告。

  他跟顾客说你告白一个有男朋友的女人不是活该被男朋友揍吗,他跟收银员说女朋友还没有说什么呢你这样直接上手会让女朋友印象不好的。

  他把这两个家伙压到了网管小姐面前,让网管小姐处理。

  网管小姐当着众人的面什么都没说,她感谢了黑泽银,然后把他们带进了一个还空着的包厢说了什么,出来的时候,两人的表情都很郁闷。

  众人戏看得也差不多了,网管小姐出面又调解几句,还给了顾客以及其他几位拉架的人补偿,就准备把这件事情揭过去了。

  事情结束后那位男顾客就走了,收银员也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没人来吧台的时候他就低着头不说话。

  步美看出这位哥哥是被分手了,想去给收银员一颗糖安慰安慰他,不过走近的时候发现收银员低头的阴鸷表情,整个人吓得僵住,黑泽银上前把人抱走,出了网吧。

  期间收银员一直在想事情,再加上网吧本来就人来人往,没人出声找他,他也不抬头。

  黑泽银把步美手里的糖果丢进嘴里,赞扬了一声糖果的味道,蹲下身摸摸步美的头安慰她。

  不明所以跟出来的元太和光彦这才从步美略带哭腔的声音里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也一起安慰步美,说没事的,那位哥哥就是心情不好而已,他也不是故意吓你的。

  “可是真的很可怕……”步美抽抽搭搭。

  当然可怕,毕竟是杀人犯的眼神。

  不过这会儿黑泽银肯定不能跟侦探团这么说,他让侦探团在网吧推理是因为没有危险,现在凶手还逍遥自在呢,他不可能把他们牵连进来。

  黑泽银又安慰了步美几句,答应带他们去吃东西压压惊,然后一个一个把人送了回去,再然后他打开手机,上面显示了他要找的人的位置。

  居酒屋。

  先前的男顾客因为也被拒绝在这里买醉,越喝越畅快,喝到酩酊大醉。

  黑泽银坐在他旁边喝甜酒,很快和醉酒的他打成一片,然后套出了不少情报。

  男顾客跟他抱怨:“凭什么啊,我哪里都比那小子好……他根本配不上他!……不、不过,现在好啦,他们分手了,虽然我也没机会,但其他人也没机会——来,喝!”

  大着舌头的他跟黑泽银干杯。

  黑泽银套完了该有的情报,把男顾客送上了来接他的豪车就回去了。

  虽然自身并不怎么喜欢麻烦,不过看收银员那状况,保不齐又想要杀人。

  网管小姐姐,还有这个看不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帅哥,说不定就是他们的目标。

  结果黑泽银还真没有想到,第一个出事的不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而是收银员自己。

  网管小姐姐把收银员给捅了。

  黑泽银就是准备找完男顾客回去找网管,此时收银员和网管都下了班,两人在那争执些什么,黑泽银听到了男人的低吼。

  “你就是嫌贫爱富!你是不是打算甩了我之后再和他在一起!”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吗?我说了我不想和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人有牵扯!”网管很生气,“我真是后悔和你交往了,你的疑心病和占有欲怎么就这么强!”

  他们吵得很厉害。

  不过吵架的地方挺隐秘的,平时基本没有什么人过来,收银员的话越来越难听,还抽出了小刀想要刺网管,黑泽银看出他实际上没有恶意,但网管却是尖叫着把小刀抢了回去,在收银员的挥舞拳头下闭着眼睛直接刺了上去。

  一声尖叫盖过了闷哼。

  一个慢跑过来的人刚好看到这凶残的一幕,脸色立马唰地白了,疯狂地向外逃窜,试图逃离着看似的杀人现场。收银员闷哼一声,捂着插了小刀的手臂退后,难以置信地看着网管。

  “我、我不是故意的……”网管也是惊慌失措,她拼命摇头,扭头落荒而逃。

  :。:

欢迎大家访问:书阁屋
本文地址:http://www.shugewu.com/12_46881/1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