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师想要唤醒十二金人?”

  李侠客明白了任道远的打算之后,心中计较了片刻,笑道:“此时外魔作乱,天下民不聊生,确实应该清理一番了。不过老太师,我若是唤醒十二金人的话,整个中京城可都变成了我的地盘,到时候中京城内的生杀予夺,便是皇帝老子的生死,也在我一念之间。”

  任道远叹道:“现在中京无主,哪里还有什么皇帝不皇帝?若真能平定天下,这大周的皇帝交给你做,便又有什么不可?重要的是如今江山社稷沦陷,天下生灵涂炭,平定天下妖邪才是重中之重。”

  李侠客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试一试!”

  他“试一试”三个字刚刚出口,人已经消失在太师府内,来到了中京城上空。

  一面血色大旗从他头顶缓缓升起,于此同时,一辆战车青铜战车也出现在他的脚下。

  铁血战旗!

  血河战车!

  轰!

  这两件神器刚一出现在半空,大周王朝整个天空都是一震,本来血色弥漫的长空瞬间变得黑暗起来,滚滚黑云凭空而至,巨大闪电在黑云中穿梭,发出隆隆巨响,震荡天际。

  “陛下啊!”

  围绕在中京城外的十二金人同时仰天巨吼,体表金光闪动,无数闪电击打在它们百丈高下的躯体之上,一道道灵蛇一般的符文在它们身上急速游动,一股股惊天气息从这些金人身上散发出来,一道道闪电与这些金人身上的符文相接,搅动漫天风云。

  大地震荡,天下名山古城中,无数高手都被惊动。

  被这十二金人的气息相激,事天下九宗十三派八十一名门,门中的神器全都被激发出来,不受控制的飞出山门,大放光芒。

  西方佛国有金色佛陀虚影坐镇虚空,口诵佛经真言,魔门半天崖上黑气升腾,雾气笼罩群山,中州书院有青色大笔凌空书字,一挂天河瀑布一般从天上倾泻而下;道门青羊观内一口大钟凌空而起,钟声阵阵,涤荡群魔,更有一杆长枪从一家镖局牧场中冉冉升起,化为擎天玉柱,捅破长空。

  便是在青城山上,也有一口金锏化为金龙在青城上空不住游动,龙吟阵阵,声震青城。

  只是一刹那间,整个大地之上百门震动,所有镇门神器都被十二金人激发出来,显现威力。

  李侠客站在血河战车之上,手持铁血大旗,霎时间烙印在两件神器中的操控之法悉数在脑海里涌现,瞬间明了操控之法。、

  “十二金人,听我号令,封镇中京城,涤荡城中群魔!”

  “吼!”

  十二金人起身大喝,六名金人身上涌出金光,瞬间合并在一起,将整个中京笼罩起来,与此同时,另外六名金人却是脚下生出金光,向中京城地底下涌去,封锁了中京城的地底,由此形成天罗地网,城中之人若想逃脱,势必要经受十二金人一击。

  城中上下两道金光犹如两面金钹,形成之后,开始缓缓合拢,如同滤网一般,过滤城中之敌。

  忽然金光一震,一名血色巨人从天牢中飞出,瞬间化为百丈高下,手中拿着一柄三股托天叉,一脸惶急的向天空之冲,身后一道血浪随之而起,威势惊人,竟然是一名大宗师境界的高手。

  噗!

  一名金人弯弓搭箭,将这血人当空射爆,爆散的血雾还未散开,便被羽箭吸收,随后折返到金人手剑壶之内。

  又有一名青色巨人从天牢内冲出,化为一卷狂风,向城门处飞去,却被一名金人拿起手中金瓶,瓶口一股吸力发出,将这狂风吸入瓶内,晃了几晃,金瓶陡然金光大作,片刻后恢复正常,这名手持金瓶的金人身上气势却提高了一丝。

  这些金人竟然能夺取高手精血滋养自己的兵器和体魄,每杀死一名高手,他们自身的实力也会提高一点,身上不断游走的金色符文越发的强烈夺目。

  任道远站在李侠客旁边,目视城中一个个大魔被逼出,随后被十二金人相继击杀,面色阴沉,一语不发。

  这些大魔无一例外的都是与地底血魔有极大关联,有的甚至直接寄生在中京城内的普通人身上,更有一名胆大包天的魔头,竟然在城内一个庙宇内冒充神灵,接受百姓祭拜,连任道远都没能发觉其中异常,直到这一次十二金人复活,才将这名一直冒充神灵窃取人间烟火的魔头惊起。

  “了不起!”

  看到从神庙中冲出的妖魔,任道远眼皮子一阵抽动,这妖魔神通广大,连他的感应都能瞒过,当真是匪夷所思。不过应该是这妖魔当上庙内泥胎之后,几百年来都不曾动弹过,否则的话,这妖魔身上气息即便是再强横,也不可能瞒得过任道远。

  一个最好动,最喜杀伐的魔头,竟然有这么大的耐心,在中京城内一动不动几百年,这其中图谋一定不小。

  “始皇帝的气息?”

  这名妖魔一身正气,相貌英武,出现在空中之后,手中铁鞭轻轻一挥,将一名金人射来的金箭磕飞,身子乍明乍灭,好像随时都能脱离现在的世界,哈哈笑道:“没想到十二金人竟然被唤醒了,人族什么时候出现了你这等高手?”

  他眼望战车中的李侠客,眼中流露出忌惮和跃跃欲试的光芒,忽然对着杨行舟遥遥一拜:“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轰!

  他这一拜之下,中京城上空的金光陡然一震,李侠客脚下血河战车发出轰隆巨响,一挂血河从战车尾部升起,李侠客长发飘飞,衣衫猎猎作响,笑道:“好家伙,想要把我拜死么?这手段厉害的紧呐,我叫李侠客,阁下怎么称呼?”

  这名大魔身子一晃,化为重重幻影,一霎时化身千万,遍布整个中京城,狂笑道:“李侠客?你跟始皇帝有什么关系?怎么会有他的神器?你想要涤荡中京城么?”

  李侠客笑道:“是啊。”

  从腰间取出一个黄皮葫芦,轻轻一晃,一蓬酒水洒下,飘飘扬扬笼罩全城,这大魔所化的幻影在被酒水笼罩之后,犹如被滚油泼了一身的耗子,发出凄厉惨叫,浑身冒烟,半个身子都融化了,只是顷刻间,万千分身都化为脓水。

  任道远趁机举起手中金锏,对着这大魔头顶狠狠砸下。

  砰!

  一锏下去,这大魔被打的七窍喷火,身子崩散成七个肉块,随后七个肉块见风就长,变成了七个长相古怪的男女,慌慌张张向四面八方逃窜。

  李侠客看着稀奇,伸手在城中一捞,捞住一个男子,只见这男子鸟喙赤面,三目圆睁,叫道:“李侠客,你快放了我!你敢伤我,天地不容你!”

  噗!

  李侠客手掌用力一握,将其握成一蓬血雾:“天地不容我?我倒要看看,天地怎么不容我!”

  他手中铁血大旗一晃,将这男子爆散的血雾吸入旗面之中,旗面上隐隐约约显出一个长相古怪的魔神虚影来。

  :。:

欢迎大家访问:书阁屋
本文地址:http://www.shugewu.com/1_16031/785/